一笑出门去,千里落花风
欢迎一起玩耍(人 •͈ᴗ•͈)۶♡♡

© 荼夕 | Powered by LOFTER

十年了。
十年之后,我记得的是家里洒了一桌廖记棒棒鸡的红油,过了好久才去学校拿的书包,作文里给雪儿姐姐写的信,班里转来的青川的同学,被震成危房修到毕业才修好的音乐楼,白鹿镇被抬高三米的教学楼,《生死不离》这首歌……
汶川的车厘子应该又上市了吧。
生生不息,当是如此。

 
评论
热度(8)
 
回到顶部